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mdczjlgb的博客

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拜台宫散记  

2009-12-01 10:58:05|  分类: 中原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拜台,一个充满传统礼仪韵味的名字,我很早就知道,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小山村。但不知道村内还曾有一座规模颇大的道家庙宇拜台宫,更不知道还住着一位当年在宫内当道士的杜武先生。一个“秋风萧瑟天气凉,草木摇落露为霜“的日子,我同友人踏访这座神秘的道庙。

拜台村坐落在驿城区朱古洞乡乐山东麓群山环绕之中,背山面水,风景秀丽。可此时此刻是深秋时节,只见“树树秋声,山山寒色”,山披寒云,天挟衰草。昔日青葱翠绿的山峦,只有星星点点的几株松树傲视苍穹。落叶乔木的叶子差不多已经掉光,只有那光秃秃的枝条,在秋风中无奈地指着深邃的长天,给人一种苍凉之感。来到杜武先生家,被告知先生一大早就进山放牛去了。原来山里人散养牛,牛群夜宿山林,不到大雪封山不上槽,平日里隔几天上山查看放牧。瞭望大山,云雾缭绕,远看如波涛,近看似蝉翼,整个大山被弥漫的大雾笼罩着,先生“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”,我们只好等着先生回来。

先生回来了,手拿一根长长的竹竿,身披一叶斗笠,迈着山里人特有的步伐,健步向我们走来。先生个子不高,白发银须,红光满面,声如撞钟,真个是鹤发童颜,如若穿身道袍,那十足的仙家道长。看到诺大年纪还能一大早只身深山牧牛,不免问起先生高寿。先生爽朗地说:“年纪不大,今年82了,看来活80岁是没有问题了。”一句幽默的话语,引逗得人们开怀大笑,也让人倍感先生的亲切。说明来意,老先生乐呵呵地引我们进家,告诉我们拜台宫的来历。

原来,拜台是先有宫后有村。从宋朝开始,围绕乐山逐步兴建了一座座道家庙宇,叫作“八宫二观一拜台”共11座道庙,拜台宫是其中的一座,始建于明末,开山道长叫贾尚环,传说是明末崇祯皇帝的叔叔,改名为尚环者,是崇尚不为王的意思(“环”者“不为王”意)。有清一朝,拜台宫香火鼎盛,道士20余人,乐山顶和周边庙宇中的道士多达2000余人,每年的农历三月三是乐山庙会,山上山下,人山人海,络绎不绝。民国时,废庙办学,用大部分庙产兴办学校,庙里财产少了,就只留少量道士看庙,“我就是当时被留下来看庙的道士。”杜先生说。解放后,除乐山顶道庙里的王、周二老道外,其他道人都还了俗,庙里的土地土改给了庙里的种地户,有的庙房也分房到户,有了房子和土地的种地户,就地落户,拜台宫变成了拜台村。村里现有15户人家70多口人,都是当年拜台宫和附近庙里种地户的后人。文化大革命时期,砸碑毁庙,如今只剩下断壁残垣。

老人领我们来到拜台宫旧址,庙宇地基清晰可见,有56间之多。后排两层楼的祖始殿仅存一层三间,有人在殿中安放了一尊观音塑像,让道庙变成了佛堂,三三两两的游人在那里朝拜。正中间的大殿三间住着吕大汉老两口,老人说:“土改时就分给了他,一直都没有修缮过。”只见破旧的大殿梁柱完好,榫卯结构,梁、柱、檩钩心斗角,十分牢固结实。其它庙房只存有地基,看着宏大的地基和散落在地上的断碑,想必当年拜台宫也是“廊腰缦回,檐牙高啄”,气势非凡。如今,神仙都云游四方去了,“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”,代之而起的是一个炊烟缭绕的小山村。

老人告诉我们,庙后原有两棵高达粗壮的白果树,和现在北泉寺里的白果树一样古老高大,解放后伐去,大殿东有两株桂花树,有两人合抱那么粗壮,确山县志都有记载。回来翻阅1931修《确山县志》,果然有“拜台宫有大桂树两株,每至中秋,飘香数里”的记载。如今大桂树也没有了,这让我突然想起清代袁枚《随园诗话》中记载的一件事:江西某太守要伐一棵古老的大树,有人就在树上题了首诗,“遥知此去栋梁材,无复清明覆绿苔。只恐月明秋夜冷,误他千岁鹤归来。”太守读后感到伐树羞对古人,就不再伐这棵古树。我们今人难道还不如古人明智,单去破坏糟蹋祖宗的物件?

“人世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江山留胜迹,我辈复登临。”有了“胜迹”大山才能名起来,水才能灵起来,古迹就能活起来,后人就能触摸历史,感知过去,提升品位。如今我们“登临”的这座“胜迹”却是狼藉一片。遥想当年贾尚环道长抛却王位尚道教,历经艰辛兴扩建庙宇11座,终使乐山道庙林立,跃升当时全国道教八大教派之一,是何等的风度。想必当年他不辞辛劳,跋山涉水,日夜筹划兴建的这一栋栋高大巍峨的庙宇,能够香火缭绕,布施道德教化,象甘霖一样洒满大地;想他漫步山林,面对夕阳残照,思索着如何使得这座座道庙能千秋百代传承下去。但他没有想到供奉神仙的庙宇也有人不假思索的摧毁。去过山西省旅游的人都说,山西人爱惜老祖宗的东西,城墙不扒,庙宇不扒,连军阀阎锡山的豪宅、祖坟都不扒,使山西成为地上文物最多的省份。也有人说,我们汝南、上蔡县的城墙比平遥县的城墙高大坚固多了,县衙比他们的好,只可惜我们把它们都扒掉了!

站在拜台宫旧址前,望着雾气蒙蒙的天空,天空不语;飘飘洒洒的落叶,无声无息地躺在地上,似乎要诉说昔日“绿肥”时的感觉,那时高挂枝头,拥抱阳光,尽享雨露,开心舒展,如今又黑又黄又瘦地躺在地上,被人践踏成泥。浓雾浸润的树枝上,凝成的露珠不停地往下滴,破砖烂瓦被滴答作响的露珠打得湿漉漉的,让人感觉都能拧出水来,好像是拜台宫里流出的血浆。走出小山村,惊飞对面河里的山鸭,不见“落霞与孤鹜齐飞”的美景,只见浓雾紧锁,草木摇落,惊慌失措的群鹜向西边的大山里飞去,让人感觉那就是一去不复返的黄鹤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3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